他在库房看到杨大彪骑在李花身上后

【海关退运洋垃圾】

12月2日,楊大彪的女兒對上游新聞記者表示,其父和李花沒有開玩笑、沒有身體上的接觸,檢方批捕其父是冤枉人。楊大彪家人報警後,李花也報警,稱楊大彪欲強姦她。

律師追問:開什麼樣的玩笑?既然沒有,為何會涉嫌強制猥褻、侮辱罪被刑拘?楊大彪的女兒:“我爸是被冤枉的,沒有身體上的接觸,打渣子(備註:當地方言,有開玩笑、罵人、講黃段子等意思)是有的。我是農村出來的,我知道這在農村很常見。”

▲11月30日,河南葉縣的一名村民對記者稱,自己曾被楊大彪襲胸。攝影/上游新聞記者 沈度

李花說,她也知道楊大彪有這個毛病,但她沒想到會對她“下手”。

這場混亂直到楊大彪寫下保證書才了停下。保證書上寫著:“我摸過李花的手,摸過她的胸,拍過她的大腿,打我不虧,我不會讓任何人知道……”

求饒之後,在陳苑的要求下,楊大彪寫下了保證書。保證書上,楊大彪承認了此次性騷擾和上述兩次。保證書上說:“我摸過李花的手,摸過她的胸,拍過她的大腿,我去過她家三次,去了她的里房,想調戲她,我錯了,我保證今後不會出現這種行為,也不會讓任何人知道,保證你家的名譽,請你給我一次機會。”

▲9月9日,楊大彪性騷擾李花的現場遺留了一枚扣子。圖片來源/家屬供圖。

殷清利介紹,關於防衛限度條件,《刑法》第20條第2款,防衛過當要求明顯超過必要限度並造成重大損害,根據刑事審判參考第297號趙泉華故意傷害案的意見,這裡的重大損害為重傷、重傷致殘、死亡,本案楊大彪在此案中系輕傷一級,所以在本案只要認定陳苑有防衛因素的情況下,根本不構成防衛過當,只能構成正當防衛。對此建議偵查機關、檢察機關對此案作出撤案或不起訴處理。

李花介紹,8月21日上午,她和陳苑剛吵完架,躺在床上生悶氣。突然門響了,她以為是陳苑回家了,朝牆的一面側了過去。來人進到房間後,試圖脫掉其褲子。她轉身發現是楊大彪後大聲呼叫,楊大彪離去。下午2時許,楊大彪又來脫其褲子,她再次大聲呼喊,楊大彪又沒能得逞。

李花說,兩家人的耕地相鄰,種地時相互搭把手是常有的事情。

12月2日,辦案民警接受上游新聞採訪時稱,陳苑的口供顯示,他在庫房看到楊大彪騎在李花身上後,楊大彪就急忙停止了侵害。停止侵害後,他還繼續持棍擊打楊大彪,致對方背部、手部等多處受傷,“這超出了正當防衛的必要限度,涉嫌故意傷害罪是局領導和法制室商議後定下的。”

律師觀點:陳苑構成正當防衛就本案陳苑行為是否構成正當防衛,記者採訪了北京富力律師事務所殷清利律師。

殷清利稱,本案可能存有爭議的是防衛時間要件,本案主要涉及不法侵害是否結束,而刑法普遍是以排除危險作為結束時間點,由於李花倒地,楊大彪實施不法侵害,所以此時楊大彪是否發出求饒信號,發出的終止信號有無付諸於行動,防衛人陳苑是否能夠在極度緊張、精神恍惚等特殊狀態下在一瞬間進行正確評斷,都需要進一步調查。在無法確定反擊與求饒時間先後的情況下,按照立法本意,應做有利於防衛人角度進行考量。

律師問,楊大彪到底有沒有性騷擾,楊大彪的女兒說:“開玩笑是有的,但沒有肢体上的接觸。”

12月2日,上游新聞記者就通話錄音真偽詢問楊大彪的侄子,其直接掛掉電話,此後記者發短信,也未獲回應。

▲11月30日,李花稱9月9日在自家豬圈旁的庫房遭楊大彪性騷擾。目前,楊大彪因涉嫌強制猥褻、侮辱罪被檢方批捕。攝影/上游新聞記者 沈度

楊大彪的女兒表示,看到父親受傷後,其家人報警,傷情鑒定報告顯示其父遭陳苑棍擊後,傷級為輕傷一級,陳苑涉故意傷害被刑拘是罪有應得。

丈夫持棍打傷性騷擾者楊大彪涉嫌強制猥褻、侮辱罪一事東窗事發,緣起其家人報警——陳苑持棍行凶。

脫褲子一事是否屬實?11月29日,該案辦案民警籠統地說,陳苑因涉嫌故意傷害罪已被檢方批捕;楊大彪涉嫌強制猥褻、侮辱罪被刑拘,剛被檢方批捕。

李花稱,來到庫房後,楊大彪動手動腳起來。她嚇得急忙逃跑,跑時,因骨質增生腿腳不便摔倒在地上。楊大彪趴在她身上,扯其上衣。這時陳苑剛好來到庫房,他操起庫房裡的木棍,朝楊大彪打了幾棍,楊大彪跪地求饒。

警方稱陳苑超出正當防衛限度報警的同時,李花及家人一直找警方反映,陳苑是正當防衛不該被拘。

李花等人據此錄音認為,楊大彪的侄子可能已經干擾了辦案。

此前的11月30日,楊大彪的侄子表示,他先前主張和解,現在案子已進入司法程序,他不會再過問了。

11月30日,楊大彪的女兒承認了這份保證書是其父楊大彪所寫,但稱是被逼寫下的。

“不用考慮什麼時候打的楊大彪,有防衛因素在裡面又只是輕傷一級,兩者結合來看就是正當防衛。”殷清利說。

兩家人的情誼要從上一輩算起。11月30日,楊大彪的侄子稱,其父和陳苑的父親是同學,兩家人關係很好。出事之後,他回村裡覺得很尷尬。

殷清利認為,根據正當防衛五要件進行判定,陳苑的行為在防衛意圖、防衛起因、防衛對象等三個要件上,均系針對楊大彪對其妻李花所實施的猥褻等不法侵害行為,保護其妻人身健康安全權益,更重要的是楊大彪不法侵害行為已經由警方刑事立案追究。

“是揮棍之前楊大彪已求饒,陳苑繼續棍擊;還是陳苑棍擊後,楊大彪再求饒。”面對上游新聞記者此提問,李花表示,她當時處於驚嚇狀態,已記不清。

▲這是一段楊大彪侄子與陳苑家人的通話錄音,在平頂山市某部門的楊大彪侄子聲稱陳家人怎樣反映都不如他一個電話管用,並揚言秋後算賬收拾警方人員。攝影/上游新聞記者 沈度

李花提供了一段楊大彪侄子與其家人的通話錄音,上游新聞記者通過該電話號碼證實,楊大彪侄子為平頂山某部門一名幹部。

錄音中顯示,楊大彪的侄子說:“就算強姦他老婆了,那是個醜事,坐那說說也行,非得把這事搞得全村人都知道。踢我叔兩腳,打兩巴掌,這個事就不會說。一下把胳膊打成粉碎性骨折,你問問縣公安局的李局長,你問問俺兩家,他老婆是不是當財務科長,我說你上臉的很。她反過來還想告我叔呢,你讓他告吧,我隨便他,天天查別人,自己的事再管不了,還乾啥?我叫你們跑一百趟,我打一個電話就行,信不信這話。我都敢給你這樣說,他那派出所的人,我都收拾他,非給他秋後算賬。”

李花的兒子覺得委屈,多次前往派出所反映,父親制止母親被人侵害才持棍打人,這是正當防衛,“都壓在我媽身上了,扯我媽的上衣,這才打了他。”

李花稱,她事後得知,楊大彪是丈夫請來當和事佬的,“我告訴陳苑,楊大彪騷擾我,沒敢說他脫我褲子。”

▲9月9日,楊大彪性騷擾李花時遭陳苑持棒擊傷,寫下保證書。圖片來源/家屬供圖

楊大彪女兒對陳苑家人聘請的律師說:“陳苑下手太狠了,不寫會被打死。”

七旬老侄性騷擾五旬嬸嬸楊大彪和陳苑住在同一個村裡。楊大彪是一名退休教師,先前在鎮上住,退休後回村居住。陳苑和妻子李花靠養豬、種地為生。在村裡,陳苑和李花夫妻倆輩分高,即便兩人只有50多歲,70多歲的楊大彪得稱呼叔叔和嬸嬸。

一名受訪男性稱,楊大彪愛對相識的女子講下流話,村裡很多人都知道。

上游新聞記者在該村採訪了9人,其中5名女子不願評價楊大彪。另外3名女子表示,楊大彪有一個毛病:對相識的女子有點兒老不正經。一人說:“他抓過我的胸,拍過我的腿,我把他罵了一頓,他笑呵呵地走了。”

辦案民警表示,本案沒有受到楊大彪侄子的干擾。

李花說,自己向警方反映之時,家人遭到楊大彪侄子的威脅。此人在電話中表示,怎樣反映都不如他一個電話管用。

陳苑寫的情況說明顯示,得知妻子李花受到楊大彪騷擾後,他氣得拿起了鋤頭準備去找楊大彪,後被妻子勸下。

葉縣公安局拘留通知書顯示,陳苑涉嫌故意傷害,已於9月25日被刑拘。10月3日,經葉縣檢察院批准後,陳苑被逮捕。

李花提供的圖片顯示,撕扯中,楊大彪在現場掉了一顆衣服扣子。上游新聞記者多方證實,這枚扣子為楊大彪所留。

木棍落在身上,楊大彪嚇得跪地:“叔,叔,饒了我吧。”

陳苑被拘一段時日後,楊大彪因涉嫌強制猥褻、侮辱罪被刑拘。即便楊大彪已被檢方批捕,楊家人覺得楊大彪是被冤枉的。12月2日,楊大彪的女兒向上游新聞記者表示,其父與李花沒有身體上接觸,檢方批捕其父是在冤枉人。

陳苑夫妻倆和楊大彪商議,此事到此為止。楊大彪身上的傷藏不住,楊家人知道陳苑持棍打人後報警。9月25日,陳苑因涉嫌故意傷害罪被河南平頂山葉縣公安局刑拘,目前已被檢方批捕。

李花介紹,9月9日,她在自家的養豬場門口乾農活。楊大彪走來說要解決8月21日一事。她格外在意男女間的流言蜚語,因此把楊大彪領進了養豬場堆放飼料的庫房中。

看到妻子李花被七旬老漢楊大彪性騷擾,陳苑怒了,抓起庫房裡的木棍就揮了過去。

▲陳苑涉嫌故意傷害,先後被葉縣公安局刑拘和逮捕。圖片來源/家屬供圖

哈登三节60分携号转网新规施行盐源县3.6级地震女逃犯劳荣枝落网世界艾滋病日伦敦北部传爆炸声高以翔助理发博杨幂拍戏被偶遇高晓松谈马云唱歌悍匪冯学华判死刑lpl全明星李阳疑似复婚音乐人黎小田病逝英国发生捅人事件携号转网新规施行哈登三节60分孟晚舟发公开信恒大中超冠军林志玲Akira封面白百何张子枫海报曝王宝强女友生子哈登三节60分邓超孙俪家添新丁庞博吐槽李佳琦世界艾滋病日lpl全明星彭磊吐槽奇葩说黑五网购破纪录青桔单车悄悄涨价邓超孙俪家添新丁